名字超不羞耻的山贼

微博@山贼家的金鱼是逗比
女儿不是罗尼亚的辣鸡画手
诸位找我玩w
皮皮,原耽,动画,声优,漫画(中日韩)都各有涉及那么一点
桂小太郎顾昀绫波丽
超乖
头像来自珺珺
水印来自然然

诶多,一个车的车牌

最近二刷杀破狼于是手闲的想写点同人,发个车啥的,长顾甜到炸裂啊。。。没有肉只好自己炖了。。。差不多泡温泉啥的。。。先写个车牌来看看,有时间继续啥的。。。当然,想一口气看完的小伙伴可以在很长时间以后我写完了看整理的啥的。。。大概会写完的吧。。。第一次写奇怪的东西,不好请见谅。。。
屁话太多,现在开始。。。


温泉,擦枪走火之地。 顾昀脱下浴袍,走进水里。水没到大腿,温热的水汽蒸腾。 还在下雪,雪在温暖的水汽中融化,成为一滴凉凉的水珠,落在顾昀肩头。 顾昀蹲下,把自己没进水里,只露出下巴以上的一张脸来。长发在水中浮起,铺散成一片墨迹般的氤氲。 顾昀的皮肤很好,年复一年的西北边塞风沙没有使他的脸变得有一点粗粝,甚至白的依旧。身体上不用露出的腹背和一双长腿更是光滑且白皙,抛去种种战事累出的伤疤不说,简直可以与整天保养的富家少女们一比。 “天生丽质难自弃。”顾昀这样想。然后就“一朝选在君王侧”了。难得新皇得了闲,便邀安定侯,一副“父慈子孝”的在冬日前去温泉山庄沐浴。顾大帅兼顾“贵妃”正好也事儿少,欣然前往。 顾昀的睫毛在水汽滋润下变得纠结起来,他顿时觉得全身懒虫泛滥,就随便找了一个岸边的石头靠住,拒绝了和睫毛的斗争,不再翻开眼皮。 长庚来到池边时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副景象——顾昀靠在一块大石头上闭着眼睛,几缕头发湿漉漉的垂在胸前,眼角和耳垂的朱砂痣配合着他的慵懒散发着缱绻的光晕。 长庚不禁想到了曾在一本西洋志怪录上看到的对西洋鲛人的描述。那些鲛人拥有角色的相貌,坐在礁石上,披散长发,引诱着意志不坚定的船员。 长庚顿时有些口干舌燥起来,又想见一旁配图上那鲛人捧着个海螺吹的样子,顿时脑子里的热气便被顾鲛王的退敌之笛吹散了大半。 长庚褪浴袍,进水向顾昀走去。顾昀眼皮动了动,却没有选择费力把他们翻开,但是纡尊降贵的在嘴上挂出了一个痞里痞气的微笑。 长庚走到顾昀身前,附身抱住他的腰然后一个人挂在了他身上,把脸埋在了顾昀颈窝里。美人投怀送抱,顾大爷十分受用,轻笑一声,抽出一只手来开始顺长庚的毛。 长庚偏了偏头,一口轻轻咬上了顾昀的锁骨,在那片薄薄的肌肤上磨了磨牙,不疼,反倒有点痒。“现在顺顺毛可成个狗子了。”顾昀心想。然后搓了一把长庚的脑袋,继续不睁眼的顺毛。 他的手指轻轻擦过长庚的头皮,顺到发尖时轻轻扯着长庚的头皮,酥酥的。 “子熹。”长庚叫了一声。“嗯?” “侯爷。”又叫了一声。“臣在。” “义父。”又来!“哎,儿子。” 长庚仰起脸,把嘴贴近顾昀的耳朵,道:“你真好看。” 顾昀用臂弯把长庚搂得更近一点,答道:“那是,还用得着你说。”吻了吻长庚微凉的耳郭。“不是吗,陛下。” 长庚放松了圈着顾昀腰的手,改作撑在两旁,把自己打半个身子撑出水面。 “要用我的嘴说的。”他以一种近乎炽热的目光盯着顾昀,纵使头发上的水珠滑到脸上,再顺着睫毛往下滴,也无法浇灭眼底的火光。顾昀睁眼,和他对视。 长庚低下头含住了顾昀的唇。 顾昀从善如流的伸手环住他的脖子,回应。顾大帅率先攻入长庚的领地,引导他,和他交缠。 长庚一把把顾昀从靠着的石头上捞了起来,环到自己怀里,加深这个吻。在两人稍稍分开时,顾昀嘴角向上一挑,又贴了上去,常年拿武器带薄茧的手在长庚的肩胛上抚摸,滑动,弄得长庚从背一直酥到了心口。 “义父,我想要你。” 顾昀拨开长庚脸上的几根潮湿的发丝,用桃花眼含笑的看着他,说:“好。”


比心

评论(4)

热度(75)